被业界称作“瓷花仙子”、“瓷花皇后”的工艺美术大师的郑燕婷,一口浓重的闽南口音,让人倍感亲切。她谈起关于自己的瓷花人生,字字句句里都洋溢着对瓷花的热情与钟爱。陶瓷已经成为她生命中的一部分,朝夕相伴,不可或缺。

郑燕婷成长于陶瓷工艺美术世家,其父郑子添擅长德化少有的釉下青花设计和制作,郑燕婷自小随父学习陶瓷技艺,熟练地掌握了德化传统瓷塑技法,80年代她在德化瓷厂从事瓷雕产品的设计负责生产实践。那时候,她创作各种观音、麻姑和天女、嫦娥与“四大美人”等古代仕女和红楼梦系列仕女人物瓷雕,出口产值就达到三千多万元。后来与瓷花工艺结缘,是因为一件获得金奖的陶艺作品《孔雀开屏》,作品中孔雀的羽毛看上去真假难辨,如此微妙精细的工艺一下子吸引了郑燕婷的注意,于是郑燕婷白天在厂里做瓷观音,晚上就在家里钻研捏弄瓷花。时光飞逝,当年那个还懵懵懂懂的她,现在因为出神入化捏制瓷花的技艺,已然成为德化瓷艺界家喻户晓的明星。

郑燕婷现任宝源陶瓷研究所所长兼总工艺美术师,高超的瓷花捏塑技艺,不少人以授艺于她为荣。而郑燕婷时常也为自己授艺于婆家为荣。原来,现今的宝源陶瓷研究所名号正是来自清末明初许友义、许友官、许友甄三兄弟创立的“宝源”瓷庄。众所周知,德化陶瓷源远流长,雕塑技艺博大精深,历代名师叠出,许氏三兄弟当时可谓名噪一时,“宝源”名号也是传承不息。郑燕婷的丈夫正是许氏雕塑的第六代传人。夫妻二人为发扬光大“宝源”瓷庄百年老字号于1990年创办了宝源陶瓷研究所,专注于瓷雕技术的传承和开发研究。在家族的陶瓷技艺传承中,他们不断认识传统、吸收传统、超越传统、推陈出新。也正是这一份拼劲和专注力,郑燕婷的作品成为德化艺术瓷中一项独特的陈设与收藏的艺术瓷珍。面对接踵而来的各种名誉,郑燕婷从不满足现状。她深知,只有继续保持执着和创新,才能立足不败之地,正如自己的瓷花作品一样,永不凋谢,鲜艳夺人。

谈话间,郑燕婷总是和颜悦色,她笑着说,“人和花是想通的。人的心情好,捏出来的花就会好,反之则相反。花是有灵性的,要有悟性,要用细心去观察,要用真心去感受和体验,要用耐心去塑造,只有这样,瓷花才会开得美,甚至比真花还要美!”说到这里,她打趣地说起自己变成“采花贼”的趣事。原来为了能更加逼真呈现花朵真实的形态,她常常跑去摘采邻居家的花朵回去观察,有时就把真花放在旁边,对照着一点点捏弄。说着这事,自己哈哈大笑起来。除此之外她还去学习各种花卉知识、研究各种花卉图谱,从中汲取关于花朵的一切知识,俨然成了通晓百花的“花仙子”。“同一朵花,早上和中午的就不一样,花瓣纹理、形态变化以及枝叶的脉络逼真都要通过观察去发现不同!”因为有这么“较真”的精神,从她的作品中不难感受到瓷花的灵性和富有生命力的朝气。难怪有人说,“心情不好的时候,看看郑老师的作品,可以治愈忧愁,给予鼓舞。”

瓷花的魅力让其受万千宠爱于一身,但在不经意间也招来些许麻烦。郑燕婷说,近年宝源研究所创作了不少新的作品,但因为没有注重品牌、专利版权的保护,被模仿的现象时有出现。为此她还与对方打了几场官司,所幸最终都漂亮获胜。几次维权官司让郑燕婷深刻意识到保护作品专利、保护老手艺不被侵犯的重要性。为了加强对版权的保护,同时也是为再次提高创新能力和产品价值,郑燕婷从2010年开始就对作品申请版权登记。作品图片及资料厚厚的一大叠,但宝源陶瓷研究所展示厅所摆放的那些栩栩如生、争奇斗艳的作品有了法律保护,就像自己的孩子受到了保护一样,让郑燕婷省去了许多烦恼。

郑燕婷告诉我们,平时创作时,先是纯手工雕刻、捏制、上色,独立完成一片片花瓣和叶子,再一一进行镶嵌、拼接。一件完整的瓷花作品通过好几个工序才算完成。那天在瓷文化活动现场仅仅是简单示范捏制瓷花,郑燕婷已话不入耳,几近又到了忘我境界,而她手中的瓷土却在她的捏弄中瞬间绽放成一片片逼真精致的花瓣。看着她那专注的模样,不得不让人想到“匠人”二字。作为匠人最典型的气质,是对自己的手艺,拥有一种近似于自负的自尊心。这份自负与自尊,令匠人们对于自己的手艺要求苛刻,并为此不厌其烦、不惜代价,但要求做到精益求精,完美再完美。郑燕婷也正是如此。她与瓷艺日日相依,相互扶持走过的岁月,令人心生敬意。不得不说,那百花之美源自这匠人之心,而被这一切浸润的世界,才是幸运所在。

    大体量牡丹瓷花作品《国色天香》(长3.3米,宽1.8米)是她倾其心力,带领几个徒弟历时4个多月创作成功的作品。构图瑰奇多姿、手法俊逸典雅、配色繁复天然、技术攻艰克难,其独特的品格和魅力跃然于上。

    代表作: